?
語種
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English
營業廳
網上營業廳 掌上營業廳
返回頂部
電信榜樣在身邊|全國勞模柴瑞峰:1個人,11年,1.2萬平方公里的“無線”守護
2020-12-07 中國電信


松柏參天挺拔聳立,源于根脈深扎大地;壁立千仞氣勢傲人,源于基石堅硬厚重;茫茫原始森林中千余家用戶通訊的暢通無阻,則源于一個人精益求精的專注和堅守。這個大興安嶺通訊的忠誠衛士就是80后電信人柴瑞峰。

作為中國電信呼倫貝爾分公司莫爾道嘎營銷中心支局長,柴瑞峰不管山高林密,無畏冰雪嚴寒,始終堅守在工作一線。11年里,1個人在1.2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上,完成了一次次的基站光纜維護、電源傳輸、資源錄入、寬帶安裝維修等工作,用風雨無阻的行動,為守衛在邊境線上的子弟兵架起了與社會和家庭溝通的橋梁,在林區小鎮的軍民心目中樹立起了愛崗敬業的形象,一家家手機電腦上跳躍的電信信號,成為當地人互相傳頌的贊歌。2020年,柴瑞峰榮獲“全國勞動模范”榮譽稱號。

身兼數職,冰天雪地從不言苦

莫爾道嘎蒙古語為“上馬出征”之意,作為一個邊陲小鎮,地處我國最北部,更形象一點就是地圖上中國雄雞雞頭的位置。全鎮6000多人口中,電信寬帶用戶1300多戶,移動網3400戶。柴瑞峰負責的莫爾道嘎區域在內蒙古大興安嶺北部原始森林腹地,轄區內共有44座通訊基站,最近的10公里,最遠的基站哈達六連距離鎮區480多公里,完成一次巡檢至少需要五天。這里的冬天寒冷而漫長,結冰期8個月以上,平均氣溫是零下5℃--7℃,最冷時曾達到零下50多度。

天寒,地闊,路途遙遠,基站光纜的維護,傳輸、電源、寬帶的安裝和維修,平常只有柴瑞峰一個人負責。對于身兼數職的柴瑞峰來說,24小時隨時待命,拎起工具急奔險情現場是常有的事,即便在零下50度的天氣里,他也未曾有過退縮。

冰包是林區公路特有的一種現象,由于氣候原因和林區暖泉比較多,天氣一冷,路面就會形成冰包。最大的冰包有10公里長,最高的冰包則有兩三層樓高,有的冰包上面看似很平坦,但是底下經常暖泉的侵蝕,全是空的,車子一旦掉進去,就難以出來。柴瑞峰記憶最深刻的一次遭遇險情,發生在2009年冬天,也就是剛參加工作那年。柴瑞峰在趕去邊防連隊搶修的路上,正好趕上下雪,遇上了極為危險的冰包。剛走一會,冰面就發出啪啪的響聲,柴瑞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緊張得手心直冒汗。當時,柴瑞峰也曾閃現過回去算了的想法,但最終沒有放棄,在結冰路面小心翼翼行駛幾個小時后,終于安全趕到連隊。回想起這一幕,柴瑞峰仍心有余悸。

這些年,柴瑞峰也幾次掉進過厚度較小的冰包。柴瑞峰記得,有一次正是由于冰包,車的四個輪子全部掉進水里,無法出來。當時沒有配備衛星電話,基站覆蓋尚不完善,電話也打不出去,只能原地等待求援,在幾百公里沒有人家的原始林區,柴瑞峰一等就是10多個小時。“那天晚上是最難熬的,因為零下40多度的天氣,要一個人面對孤獨和恐懼。”柴瑞峰說,“當時最想看到的是前面能出現燈光,出現燈光,就說明救援車輛來了。”

電信的基站常常部署在原始林區高山深處,冬天大雪封山,有些高山站,車輛根本不能到達,只能徒步前行,在雪深的路段,都到了膝蓋。上山的時候還要背著二十多斤重的工具和儀器,每走一步都很困難,走幾步就得停下來休息,2公里多的爬山路,都需要3個多小時。

即使在夏天,巡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,原始林區含礦物質比較高,夏天雷雨天氣較多,雖然電信設備有接地保護,但設備也經常被燒壞,為此夏季的檢修、維護更加頻繁。原始森林里面的邊防公路,都是砂石路面,陡峭崎嶇,扎胎是經常的事,由于只有柴瑞峰一個人,每次換胎都很麻煩,一到雨季,坑洼的路面更加泥濘,車子經常被淤泥陷住,有的時候1個小時還走不了20公里。不僅如此,在茂密的森林里,蜱蟲眾多,如果被它叮咬就有可能會染上森林腦炎,輕則高燒持續10多天,嚴重的甚至會導致終身癱瘓或死亡。為此,每次上山,柴瑞峰都要裹得嚴嚴實實,經過幾個小時的翻山越嶺,每次爬到山頂時,衣服都會被汗水侵透。很多時候,干完工作以后,已是夕陽西下。林區早晚溫差較大,山上的雪5月份還沒有完全融化,這時尚未干透的衣服在寒風中一吹又被凍硬,讓人冰冷刺骨。

在這片1.2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柴瑞峰一個人一干就是11年。別人認為很辛苦的事,柴瑞峰覺得很充實。“一直支持我工作下去的信念是,我對工作的熱愛以及對我們那片原始大森林的深情。這片森林里需要電信服務,需要我。”柴瑞峰說道。

力保通信暢通,架起和諧之橋

在柴瑞峰看來,大部分時候故障并不難排除,最難的是前往修障的路上。因為路途遙遠,最遠的基站,八九個小時才能到達,有時候困得睜不開眼,柴瑞峰就把車里的音樂聲開到最大,實在不行就下車用雪擦擦臉,清醒一下,餓了就用隨身帶的面包啃上幾口。

莫爾道嘎鎮共有6個邊防連隊,都在原始森林最深處。有的戰士兩三年沒有下過一次山,網絡成為了解外面發生的事情,和家人聯絡的重要工具。這些年,柴瑞峰盡心盡力保障邊防連隊通信暢通,和戰士們建立了深厚情誼。

柴瑞峰去連隊的次數多了,也掌握了很多經驗。每次去的時候鍬和鎬是必備的工具,還要裝一車煤灰渣,一是為了遇到冰包路段可以灑一些防滑,也是為了配重,在冰包比較大而且路面非常陡的情況下,他都會把駕駛室的車門開著,隨時應對側滑帶來的突發危險。雖然每次到達地方都很辛苦,但是每次去的時候看見戰士們笑臉,柴瑞峰也很開心。戰士們都喜歡他,親切的叫他小柴哥。每次只要小柴哥來,戰士們總是圍著他,跟他聊天,拿出連里平時發的卻舍不得吃的蘋果給他吃。

最讓柴瑞峰記憶猶新的是2011年冬天,還有半個月就過年了,這時候連隊負責通訊的張參謀電話突然打來,說伊木河基站出了問題,已經三天沒有信號了,希望盡快把信號恢復上。因為一月份到三月份是冰包積累最多的時候,道路非常難走,柴瑞峰心里也猶豫過,但是想到快過年了戰士們那期待的眼神,他還是決定要去一趟。第二天一大早柴瑞峰就出發了,道路非常滑,350公里的路程,柴瑞峰硬是行駛了一天。晚上10點多,他習慣性地看了一眼儀表盤,大概開到距離連隊1公里多的時候,遠處出現了一點亮光,隨著車輛的前行,這亮光越來越近、越來越亮。柴瑞峰詫異地發現連隊樓里的燈竟然都開著,他知道連隊沒有長電,平時用電都是靠發電機供電到晚上9點,只有過年幾天才能發電到10點鐘。

到達伊木河連隊后,戰士們說:“這是為了等你呢。”原來柴瑞峰平時和戰士們聊天的時候說過,每次來,什么時候看見亮光,他就算到家了。聽完戰士們的話,柴瑞峰心里暖暖的,一路上的疲憊也輕松了許多。

每年的防火季節來臨時,柴瑞峰都會前往各基站進行網絡保障,因為原始林區腹地,只有電信有信號,確保信號的暢通,才能為撲火保駕護航。一旦發現火情時,他還會與官兵們共同奔赴一線,每次他都與官兵同吃同住,直到山火全部被撲滅。因為常年開車,在深山密林奔波,柴瑞峰的脊椎有點錯位,去醫院檢查的時候,醫生說30歲不到的他脊椎像40歲。

舍小家為大家,用心服務無止境

每一次柴瑞峰都全力以赴保質完成網絡信號的暢通,修完故障下山回到家里經常已經很晚了。自古忠孝難兩全,參加工作11年了,柴瑞峰深感對家庭照顧的太少太少,好在柴瑞峰的愛人也在電信公司上班,對他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包容。

2012年,柴瑞峰的愛人需要到牙克石醫院待產,當時正趕上莫爾道嘎鎮剛剛開通寬帶業務,再加上連隊設備出現故障,而恰逢部隊有首長要來,需要重點保障。柴瑞峰很為難,與愛人商量過后,決定讓媳婦先去,他忙完手頭的活兒過兩天再去陪產,可是他愛人到醫院的第二天上午就生了,等他急匆匆趕到醫院的時候,孩子已經出生5個多小時了,看到可愛的女兒、再看看剛分娩完虛弱的愛人,一個鋼鐵男人淚流滿面……

今年疫情期間,柴瑞峰在零下30多度的極寒天氣下堅守在通信保障第一線,多次為莫爾道嘎林業局、政府防疫指揮部、交警指揮中心等部門單位提供數據支撐和遠程指導,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。都說電信的孩子早當家,如今他們的女兒剛上小學一年級,就早早養成了獨立自主的性格。由于爸爸媽媽堅守工作一線,女兒經常被“留守”在家,餓了就自己煮雞蛋、泡牛奶。說起女兒,柴瑞峰有太多的愧疚,但作為一名電信人,作為一名黨員,柴瑞峰必須全力以赴去工作,必須帶頭行動。欣慰的是,面對總是缺席的爸爸,女兒說:“爸爸是我的驕傲!” 

11年來,柴瑞峰用默默無語的付出,架起了通信暢通的橋梁,用普通員工的高標準,為行業樹立了一面奉獻的旗幟。柴瑞峰付出的辛勤汗水,見證了莫爾道嘎電信一天天的成長。在柴瑞峰和無數的電信人努力下,截至2020年3月底,中國電信呼倫貝爾分公司先后在林區先后建設了幾十座高山基站,結束了諸多林場20多年沒有手機通信的歷史,極大改善了林區通信狀況,中國電信也成為林區覆蓋最好的運營商。

 是雄鷹就要搏擊長空,是駿馬就要馳騁草原,隨著基站建設的增加和4G、5G的快速發展,柴瑞峰肩上的擔子更重了,任務更多了,不過淳樸善良的柴瑞峰說,自己的累和苦都不算什么。柴瑞峰就是千千萬萬個電信人的縮影,在中國電信還有眾多像他一樣堅守崗位、有呼必應、持續奮戰的電信人,是他們用笑容穿透了雨水、點亮了黑夜,是他們用承諾、信心和力量詮釋著新時代奮斗者的無私奉獻、責任和擔當!

铁牛app苹果-铁牛app有毒吗-铁牛app网络错误-铁牛app下载苹果-铁牛app下载地址